久違,親愛的美國

6a37bb23gw1e2zncdzx5qj
家門前的兩棵樹

三月的某一天,我回到了美國。下飛機的時候,我懷抱著一個大大的厚信封,排在另外一支永久居民和公民的隊伍裡。經過長途飛行,我憔悴不堪。主要是有很多天身體嚴重透支,短短兩個月爆瘦十斤。

我渾然不知自己已經那麼輕。也不在乎。因為我已太累。那天的下午,在幾乎看不到陽光的,燈火不那麼輝煌的機場,等候辦理繁瑣的過關程序。和加拿大的機場一樣,美國的機場甚至更加的簡陋,如果不是見到了美國的國旗,還有那支顯眼的公民隊伍,我以為還在加拿大,和過去的幾年裡一樣,我在過加拿大的海關。只是我太累了,像一隻飛得太久的鳥兒。

我被叫到一個單獨的辦公室。應該是專門給移民人士辦理相關手續的吧,移民官是個深咖啡色皮膚的男士,他大約只看見了我手舉著的大信封,並沒有看見我蒼白的臉,甚至他看起來只是趕著給我在那些厚厚的文件上蓋上圖章而已,整個辦公室,那天的下午似乎只有我一個新移民。我太困,站著都要倒下去那樣的困。站在那裡,環抱著雙臂,似乎半夢半醒之間,聽到啪啪啪蓋章的聲音響徹整個安靜的小辦公室。我先生在外面正在等我,像以往我每次過加拿大海關前一樣。每次移民官都會問,你先生現在哪裡,我每次回答:他在外面,他在等我。

Continue Reading

-
1 2 3 4 5 6 7
8 9 10 11 12 13 14
15 16 17 18 19 20 21
22 23 24 25 26 27 28
29 30 - - - - -
08 10
Calendar
08 | 2013/09 | 10
1 2 3 4 5 6 7
8 9 10 11 12 13 14
15 16 17 18 19 20 21
22 23 24 25 26 27 28
29 30 - - - - -
Recent Entries
Recent Comments
Categories
Archives
FC2计数器
Search
Blogger

Liz

Author:Liz

Link
RS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