和日本媽媽一起乘飛機

P1000924
中東的夜晚,城市廣場上表演雜技的女孩。


在旅行中,身邊的事情總會給我很多啟發,比如我在飛機上遇到的日本人。

我的鄰座是一位日本媽媽。按以往乘飛機的經驗,只要飛機上有媽媽和小孩,那肯定整個機倉都會從頭到尾的不得安寧,這次我卻發現,情況和以往完全不同。

日本媽媽帶了兩個小孩,還有一位看似是媽媽的媽媽——一位上了年紀的女士。一行人一共是四位。開始的時候我都沒有留意到他們。因為這幾位真是太安靜了。一位小女孩只有四歲的樣子,一位只有幾個月的男嬰兒。整個飛行時間裡,大小孩和小小孩沒有哭鬧過一次。我們的飛行時間可是超過了十個小時那麼漫長的呵呵。小小孩除了睡覺,就是一直笑嘻嘻。看見誰都笑嘻嘻。偶爾咿咿呀,聲音不大卻很精神,要吃奶的時候,日本媽媽會把一件很好看的罩衫穿上,連帶把小寶寶輕輕罩住。小嬰兒就在裡面安靜吃奶。

和所有小孩一樣好動卻又很節制,而且給我的印象還很輕鬆自由。小女孩和空姐玩一會兒,和媽媽說一會兒話,還畫畫和在飛機裡走來走去,所有的一切,都在不妨礙人的情況下做的。而且整個過程,我幾乎沒有聽到大人的聲音。這是令我比較奇怪的。我是看見母親和奶奶在和孩子們講話,她們通常是和孩子貼的很近的講,所以幾乎沒有影響到其他人。最令人佩服的是,媽媽會在小嬰兒快要哭鬧的時候知道他需要什麼,用既準確又不任性的方法解決。比如拉著他的小手學走路,比如輕輕的拍他。或者安靜的和他玩樂。要是在以往,我們都要默默的忍受孩子和大人大聲喧嘩——孩子們天性就是愛玩和好動的。

兩個孩子都長的好結實和健康。像我看的那個電影《月代頭布丁》裡面的小孩。哈哈。
我坐的航班幾乎都是日本人,我還發現他們用完的洗手間,是從未有過的乾淨,和沒有用過一樣的清潔。這也是我印象深刻的。我用完洗手間之後,臨離開前會檢查一遍再收拾乾淨妥當,以方便下一位的使用。他們則比我更為細緻和替他人想。

今天收到好友關於請中國人注意自己的禮儀的文章。想起來寫這個感想。因為我最近發現,西方發達的國家有不同階層的人,真是不同階層的人是不會相互串門的。就是說上層人不會到下層人那裡去,同理也是一樣。我們中國人在wen ge 後,幾乎沒有階層了,除了特權階級和非特權階級。還有也不講禮儀了。其實當今的西方社會年輕人也是一樣。

“當今中國很多人用錢來區分人的貴賤,而無法用人的品行,行為舉止來區分人的階層。所以,我們大陸很多中國人來到海外雖然在經濟實力上已經很“主流”了,但是往往在社會地位上不“主流”。其原因一是我們不適應,不了解這是一個有階層劃分的社會, 二是我們不太熟悉西方的文明禮儀。”好友的這篇文章此段話讓我也很感觸。我以往對這方面的理解還是很簡單的。其實一個紳士和淑女,不是我們現在國人的理解。

勇氣,品德,加上為他人著想,尊重他人的談吐和禮儀,才能算的上真正的紳士淑女吧。連衣服著裝(在什麼場合著什麼衣服),言行舉止,內在的美好,等等都是需要我從新來學習的。遙遠時代的中國可是一個舉世聞名的禮儀之邦啊!


Leave a comment

Private :

Comments

-
- - - 1 2 3 4
5 6 7 8 9 10 11
12 13 14 15 16 17 18
19 20 21 22 23 24 25
26 27 28 29 30 - -
10 12
Calendar
10 | 2017/11 | 12
- - - 1 2 3 4
5 6 7 8 9 10 11
12 13 14 15 16 17 18
19 20 21 22 23 24 25
26 27 28 29 30 - -
Recent Entries
Recent Comments
Categories
Archives
FC2计数器
Search
Blogger

Liz

Author:Liz

Link
RSS